矿用通信电缆MHYBV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BV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IMF与G20为日本宽松政策开绿灯

发布时间:2020-03-26 17:36:31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BV厂家

在刚刚结束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与世界银行春季年会及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及央行行长会议期间,出现频率最高的词恐怕要数“非常规货币政策”(UMP)以及“溢出效应”了。

很多新兴市场担忧发达国家过度宽松的货币政策可能会造成负面影响,尤其是日本在“安倍经济学”(Abenomics)下推出的激进货币政策。但日本央行新任行长黑田东彦似乎成功地赢得了IMF与G20的理解。

“在当前环境下,发达经济体采取的货币宽松,即非常规货币政策,是适当的。”IMF总裁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4月20日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IMFC)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日本最近宣布的雄心勃勃的货币宽松计划,在我们看来是一项积极举措。”

为日本央行“开绿灯”的不仅是IMF。伴随着本届G20峰会的闭幕,4月19日发布的G20公报中不仅未对日本激进货币宽松政策提出批评,而且同意这些政策是刺激经济增长的必要措施。同时,IMF与G20都在公报中重申将避免竞争性贬值以获取贸易优势。

日本“大放水”获支持?

为了终止15年之久的通缩,实现2%通胀目标,黑田东彦本月初宣布执行每月购买超过7万亿日元的开放式量化宽松(QE),并表示基础货币余额在2014年底前将几乎翻倍至2.9万亿美元。

这一计划触发了不少新兴市场国家对“溢出效应”的担忧,尤其是资本波动加剧以及竞争性贬值的风险。但4月19日的G20公报并未包含对日本的任何负面措辞。

G20在公报中称:“资本流动的过度波动以及汇率无序波动对经济和金融稳定有着负面影响。货币政策应该根据各国央行的使命,旨在维持国内物价稳定并持续支持经济复苏。我们会注意长期货币宽松导致的‘非故意’的副作用。”

与此同时,公报还重申了2月会议的承诺,“将更快速地朝由市场决定的汇率制度、更灵活的汇率制度前进,以反映潜在的经济基本面,避免持续汇率偏差”。各国承诺将“避免竞争性贬值不会将汇率用于竞争性目标,也将避免任何形式的保护主义,并维持市场开放”。

这意味着G20国家已为日本央行的激进宽松政策“开绿灯”。俄罗斯财长西卢亚诺夫(Anton Siluanov)在4月19日的G20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全球各方对日本央行宽松政策的担忧程度已不及2月莫斯科会议时的程度,而各方在此相关问题的讨论中,也已不像此前那样火星四溅。但各国仍表示将更多地监控日本量化宽松措施的影响,而日本方面也已承诺,将会在推出超强量化宽松政策的同时,继续深入进行财政整顿与结构性改革。

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和金融大臣麻生太郎(Taro Aso)4月19日在美国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SIS)发表演讲时表示:“日元贬值是一个结果,但只是副作用。如果说弱势日元是我们的目标,那基本不得要领。”他说,宽松的货币政策只是“安倍经济学”的第一个“火箭筒”,之后还会推出财政政策以刺激真实需求,以及一揽子增长计划,包括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大规模去监管化等。

日本前财务省国际事务次官、日本国际协力银行首席执行长渡边博史(Hiroshi Watanabe)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美国和欧洲都对经济注入了大量流动性,日本央行加入了这一行列。日本央行已经承诺会对这一操作造成的各方面副作用进行密切监测。”

面对各方质疑,IMF也频频为日本央行“撑腰”。

IMF在4月16日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称“竞争性贬值的担忧被过度渲染”,并认为当前全球主要货币“似乎并未出现任何大幅偏离中期基本面的情况”。

IMF亚洲和太平洋部门主管辛格(Anoop Singh)对本报记者表示:“日本的措施有必要得到理解,此举是为了结束过去十多年的通缩和振兴经济。而货币政策是日本一揽子经济政策的一部分。”辛格说,目前最关键的是发达经济体恢复增长,这对世界其他国家都有利。

不过,IMF也建议新兴市场应该警惕发达国家宽松货币政策的“溢出效应”。

IMFC4月20日发布的会议公报称,为了应对大规模、波动不定的资本流动造成的宏观经济或金融稳定风险,在进行宏观经济政策调整的同时,新兴市场“可采取审慎性措施,适当还可采用资本流动管理措施”。但其还强调,这种措施不应取代必要的宏观经济调整。

拉加德在发布会上表示:“IMF将会做更多研究工作来重新审视UMP以及不同退出政策的后果,研究所有成员国相对更好的退出策略是什么。”

减债目标将更灵活

值得注意的是,G20国家同意不对削减债务水平设定硬性目标。

西卢亚诺夫表示,G20的讨论焦点仍是欧元区问题,目前与会各国官员已就欧元区财政困难国家的财政紧缩与经济增长问题达成共识,一致同意不再为这些国家设置过于严苛的财政减支目标。

2010年7月的加拿大多伦多峰会上,G20曾承诺到2013年年底前将财政赤字削减一半,当时人们曾一度相信全球经济已经度过了金融危机最糟糕的时期。然而,这场危机的深度与广度远超想象。对包括美国在内的一些发达经济体而言,遵守“减赤一半”的目标无疑将伤害到脆弱的全球经济复苏。

美国与日本反对就具体的债务占GDP比重目标做出承诺。俄罗斯则希望确保在今年9月的圣彼得堡峰会上就目标达成协议。作为G20集团的2013年轮值主席国,俄罗斯将在9月主持在圣彼得堡举行的G20国家领导人峰会。

“我们同意,这些只会是软指标,作为战略目标,可能会进行修改和调整,取决于各国经济的具体情况。”西卢亚诺夫表示。

G20公报称,将要求IMF与世界银行可能就“公共债务管理指导意见征询成员国意见,这将有助于确定是否有必要考虑作出修改。”同时,各国“希望在今年7月的会议上就此工作做出更新,并在今年9月的G20首脑峰会上发布进展报告”。

IMF份额改革与治理

与此同时,IMF与G20都敦促成员国尽快批准一项备受期待却迟迟未落实的IMF份额与治理改革。

“我们敦促还未完成必要措施来批准2010年改革的成员国尽快这么做。我们仍然承诺完成基金组织的份额与治理结构改革,这是基金组织可信度、合法性和有效性的关键所在。”G20也在其公报中敦促成员国“迫切需要批准2010年IMF份额与治理改革”。

2010年12月15日,IMF最高决策机构理事会批准了关于IMF份额和治理改革的方案,并完成了第14次份额总检查。改革方案涉及修正IMF协定,因此需要占总投票权85%的五分之三的成员国接受(也就是188个成员国中的113个)。

尽管IMF董事会原计划在2012年10月的IMF秋季年会前落实这项份额与治理改革方案,但却被一再推迟和拖延。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IMF拥有一票否决权的最大股东美国至今未能批准这一改革。美国国会今年3月拒绝批准向IMF提供资金,导致这项改革再度搁浅。

IMF在4月17日的声明中称,截至4月10日,占IMF份额77.4%的148个成员国已经同意第14次份额总检查。与此同时,占总投票权71.3%的136个成员国已经接受对IMF执董会的治理改革。拉加德对于执行2010年份额与治理改革上取得的显著进展表示欢迎,并敦促其余国家迅速完成必要步骤。

此外,G20国家还重申了在首尔、戛纳以及洛斯卡沃斯峰会上的承诺,将在2014年1月之前就份额公式达成一致,并完成第15次份额总检查。

光疗治疗牛皮癣好吗伊春市专家告诉你

患上前列腺炎应该注意些什么

上海六一儿童医院——抽动症男孩的康复路

儿童为什么容易得白癜风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