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通信电缆MHYBV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BV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杨培芳3G必上但须防范三大风险

发布时间:2021-01-22 09:31:42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BV厂家

信产部电信经济专家委员会秘书长 杨培芳

北京邮电大学一位教授曾经提出“3G无用”的论点,论据之一是没有应用市场,因为“用3G手机看足球比赛,开车撞车,走路撞树”!论据之二是现在急于上3G不如等几年以后上4G或者WIMAX。

其实移动通信技术有自身的发展规律,3G做数据业务绝不像宽带互联网那样大数据量或者长时间看电视,它肯定是不适应的。它的主要定位是更高质量的通话和更快速度上网,包括网络电视短剧、网络互动游戏、网络定位、网络测控等功能。至于是否撞车、撞树,那不是机器的过错,是有的人不遵守交通规则和行为规范所致。至于4G,一是现在还没有标准,以后会与超3G、后3G技术融合、平滑过渡,二是看更清晰的电视节目“撞车、撞树”会更厉害。而WIMAX的最好定位是游牧无线,可作为3G的重要补充。所以3G在我国应该势在必行。

但是我国上3G,确实还存在一些风险。当前的主要问题是如何把这些风险降到最低。第一个风险是企业能否承受相当一段时间内的“巨额亏损”,这是网络经济的初期烧钱特征所致;第二个风险是政府在WTO原则下的政策支持能否到位,这一点特别考验政府有关部门的能力和智慧;第三个风险是社会能否转变用新技术来淘金或者牛奶撇油的传统理念。

我非常赞成3G“高而不贵”的提法,3G是高技术、高功能,但是同种功能应该比现在2G还便宜,这是一个比较看得准的经济技术规律。建设同样一个网络,3G比2G已经便宜50%,但是手机还贵一些,现在可能是1.5倍左右。我们曾经做过一个研究,当3G的综合费用是2G的1.3倍时会产生大众市场。这样来看,3G在中国肯定会有市场前景的,但最危险的是“高技术就要卖高价钱”的传统理念。

现在应该让全社会都认识到,网络经济是一种低消耗、低污染、强外部效益的经济。它的主要基础资源是砂子(硅)和信息,成本曲线与一般工业产品完全不同。在电信领域,因延用工业产品的高端市场战略而遭失败的例子屡见不鲜,来自美国的所谓共识与经验也在到处碰壁。说明它不能再像钢铁、石油、运输、电力、自来水或者高档轿车、豪华别墅那样经营,而是应该采用“穷人经济学”和“大众化泛网”经营方式,鼓励大家多多共享信息资源,才能减少社会对物能资源的过分依赖,企业才能在外部效益最大化的前提下,获取合理利润。总之,要想3G在我国真正获得成功,我们在政策法规、企业战略、社会认同方面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链接之一

全国人大代表施继兴:3G应尽快上马

据媒体报道,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移动通信联合会副会长施继兴向2006年全国“两会”提交议案,建议相关部门尽快发放3G移动牌照,以抢占市场先机。施继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如果不尽快发放3G移动牌照,将对中国移动产业升级发展造成灾难性冲击。”

施继兴表示,“全球移动产业正加快整合,以迎接3G时代,如果中国不及时开放市场,带动3G产业平台升级,不仅会导致国内企业与全球脱节,许多外企资源也将转移到印度等其他国家”。

对于3G业务是否会被消费者认可的问题,施继兴表示,联通的问题是经营的问题,他们有两张网络,至今不知道应该如何处理这两张网络的关系。正如当时移动通信从模拟转向数字技术应用,以及许多新功能和增值业务的使用,并不都是事前全面预定和设计好的,大多是新用户群体验使用价值后逐步获得推广应用。3G业务拓展同样需要新用户群体验后逐步推广。鉴于中国目前每年仍有五六千万新用户群,加之中国3G必将增加新运营商,他们没有包袱,当会全力推广3G业务。

链接之二

阚凯力:愿就此与代表们对话

“关于现在上马3G是否合适,我愿与代表们对话,看看这件事他们到底做过多少调查研究?毕竟这涉及巨大的国有资产亏损的问题。”3月9日下午,一直反对仓促上马3G、以直言敢说闻名的阚凯力教授表示,不做市场需求评估、不做经济效益评估和经营风险评估就贸然颁布标准,准备上马3G,这才是真的被特殊利益集团所俘获。

阚凯力说,之所以反对现在上马3G,最主要的原因是国内没有实实在在的市场需求。“上马3G必然导致大规模的亏损,这在业内已经成为共识。国际上的3G运营商一律亏损,李嘉诚一天亏损一个亿,联通的CDMA已基本具备了3G的所有业务,可到今天号都放不出去。老百姓才不管你用什么标准,只有你提供了他们认为值得的业务才会被认可。现实的教训已摆在这里,我不明白为什么还非要上马3G?”

阚教授说,根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的权威估算,上马3G光基础建设就要投资6000多亿元。“整个‘十五’期间,投放在农村贫困地区义务教育上的投资为70多亿元,投放在全国贫困人口的低保资金也才600多亿元,和它相比根本都不在一个数量级上。”此前阚教授曾表示,上3G和不上3G并非经济责任,而是政治责任的问题,是我们各级领导包括国有企业的领导,到底要不要对人民的最根本利益负责任的问题。

3d国际象棋 中文版下载

梦想总动员之勇闯梦境

悠悠恋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