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通信电缆MHYBV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BV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跃改革伤及中移动寄生链多家公司挂业绩红灯

发布时间:2021-01-22 04:05:40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BV厂家

《IT时代周刊》记者/张淇人(发自北京)

作为昔日的印钞机,如今的飞信业务反倒成了神州泰岳最不确定的因素。而以神州泰岳为代表的一群严重依附中国移动的寄生公司,它们在短期内所蕴含的风险已经引起场内投资者的高度警惕

神州泰岳的一纸公告赤裸裸地暴露了自身的危机,同时也为中国移动寄生链条上的众多上市公司敲响了警钟。

2011年12月7日晚,神州泰岳发布公告,称与中移动的飞信业务开发及运营支撑的上期合同已于2011年10月31日到期,但由于飞信业务软件工程的复杂性,涉及的谈判环节众多,目前双方商务谈判尚未有实质性结果。

与中移动继续合作的不确定性像一枚定时炸弹投向资本市场,投资者们再也坐不住了。大家在表达失望和不满的同时,更将神州泰岳的股价打压至两年来的新低,这让该公司市值仅在12月上旬就跌去了16.69%。

神州泰岳2011年前三季度的业绩报告显示,它累计实现营收77417.7万元,飞信业务占比高达58.8%。神州泰岳上市两年多来,仍未摆脱“寄生公司”的标签。知名财经评论员李德林对此也并不乐观,他认为“即使再签约,每三年一签的年限等于给神州泰岳上了一个紧箍咒”。

但现实情况比业内的一些预测更为悲观。据本刊记者获得的最新消息,中移动已提出将以往的“业务分成”模式改为“劳务支撑费”模式,即按照人头来结算费用,合同期限也由三年一签变为一年一签。一些地方移动数据部门人士表示,“目前中国移动的策略是尽可能减少分成,采用固定运营支撑的模式开展业务,没有了分成,即便拿下了飞信的运营业务,神州泰岳的好日子也一去不复返了”。

对于中移动政策的变化,有分析人士解读实质上是游戏规则的变更,这可能导致神州泰岳的处境更加窘迫。而投资者这次不只是对神州泰岳寄生模式危机的担忧,同时也辐射到对大批寄生公司前途与命运的审视。其中就包括上市仅14个月就出现股价五次跳水的恒信移动,因移动客户的换血导致全年亏损的坚瑞消防,以及上市十天就面临营收下滑的联信永益等。

对于拟上市公司,甚或已上市公司,有关方面一再提醒它们切勿过度依赖某家企业,出现悬系单一“关系”业务的情形,因为这将导致其抗风险能力大为降低。但让人深感诧异的是,既然这样的警钟一直在长鸣,为何依然有大批公司前仆后继地往寄生链条上挂靠呢?

何以前仆后继?

2009年,创业板开闸,一批名不见经传的中小企业上市后股价暴涨。而它们的共同特征即是:企业规模不大,来头不小。其中最著名的当属中移动飞信业务的支撑平台方——神州泰岳。

以每股58元的发行价,上市当天开盘就突破100元,半年后股价一路攀升至近238元,神州泰岳登陆创业板不久便制造了“第一高价股”的神话。而这一切都归功于让其成功打开财富大门的钥匙——中国移动飞信业务。

在三年的飞信业务合同期间,神州泰岳的飞信活跃用户从1000多万增长至现在的逾8000万。单靠这项业务,2010年神州泰岳就从中移动手里分得4.88亿元人民币。

在亿万纸上富贵的背后,神州泰岳被视作创业板寄生公司的范本,一些自身造血机能不强的企业就把神州泰岳视为仿效的最佳对象。

2010年5月20日,号称“国内唯一一家同时拥有地面零售连锁商务经验和移动信息技术研发、业务平台运营经验企业”的恒信移动在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正式上市挂牌交易。

恒信移动是一家民营企业,它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就和河北省邮电局组建过合资公司,双方有着长久的利益关联。2007年以后,恒信移动成为河北移动的最大销售伙伴,双方合作运营了上百家营业厅,联合开发多项SP业务。

据资料显示,上市前三年,恒信移动主营业务收入中来自河北省的比例高达90%。报告期内,公司前五大销售客户全部为中国移动河北公司在河北省内的各地分公司,而来自中国移动河北公司的收入占其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达到50.13%。2011年前三季度,恒信移动就从稳定的合作伙伴那拿到6.6581亿元的营收。

与前述一纸订单改变命运的两个幸运儿相似,坚瑞消防登陆创业板同样离不开中移动巨量业务订单的推动。

其招股说明书显示,2007-2009年,坚瑞消防向中国移动下属企业合计销售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比重最高时达88.5%。而其主要业务是向中国移动销售S型气溶胶自动灭火装置,用于通信基站火灾预防。

据慧聪网行业研究院2008年调研数据,2008年消防企业年营业额超过5000万元以上的只有区区5%,而坚瑞消防2010年的销售额为1亿元,可称得上是行业内当之无愧的龙头。

但最有意思的还要数2010年在中小板上市的联信永益。这家软件和信息服务公司刚上市十天,董事长就因单位行贿罪被刑拘,几个月后,继任者也因相同罪名涉案。据查,两位高管卷入的是原中国网通董事长张春江案,而北京网通正是联信永益的核心大客户。据资料显示,联信永益2008年、2009年及2010年对核心客户北京联通的销售额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7.20%、33.44%和21.38%。

与以上几家公司情况相似的,还有同样对中移动高度依赖,已上市的网秦、国民技术等寄生公司。有证券行业分析人士将此现状总结为:一个庞大的寄生集团正潜伏在股市。另一位互联网内容应用服务厂商人士对此表示:“神州泰岳上市之后,一夜之间使多少人暴富,卓望、无限讯奇这些寄生于中移动的公司都盼着上市。”

抱着中移动这棵大树,以上公司都赚得盆满钵满,难以抗拒的利益驱使这些公司甘愿将公司的兴衰荣辱寄托在一个业务伙伴身上,并前仆后继地上市。

对此,财经评论人皮海洲认为这归根到底在于企业上市带来的圈钱效应。“一旦企业包装上市成功,不仅企业可以获得大量的募集资金,而且企业控制人一夜暴富,加入亿万富翁的行列。即便东窗事发,只需要缴纳融资金额5%以下的罚金也就万事大吉。”

刀尖上跳舞

有关统计显示,自2009年7月以来,上市当年就出现业绩变脸的公司占到IPO公司总数的20%以上。而对于寄生中移动的公司来讲,这一切是“营养体”发生了变化。

2010年5月,李跃升任中移动集团总经理后,对中移动广告和数据业务的调整思路逐渐清晰,其中的核心外延业务收归集团,对外合作模式由“分成”变为“固定承包”付费。与王建宙“允许做,允许错,保证环境宽松”的放权政策截然不同的“李跃式全线收紧策略”,对类似神州泰岳这样的SP服务商打击不小。

2008年,时任中移动总经理的王建宙把飞信从北京移动划给卓望信息。次年4月,神州泰岳子公司新媒传信与卓望信息签署合同,根据核定的飞信活跃用户数量及其对服务质量的考核情况结算服务费。但根据此后李跃制定的新规,卓望信息调整结构,不再参与移动增值业务的收入分成,只能从中国移动获得固定劳务支撑费,即按照人头来结算费用,受此牵连最直接的正是神州泰岳。

神州泰岳证券代表张黔山表示:“采用新的人头结算模式后,中移动将支付一次性的劳务支撑费。这种固定的收费模式下有什么样的激励措施,是需要双方协商的大问题。”

无独有偶,自恒信移动成功上市后,河北移动对公司业务支持的减少,让其经营情况急转直下,2011年第二季度亏损503万元,同比下滑幅度高达147.99%。

据本刊记者了解,以手机销售为起家资产的恒信移动的主营业务就是终端销售和增值业务。这是两个与运营商分不开的业务。也正因为此,定制手机让恒信移动吃到过不少甜头。2009年,恒信移动共销售手机115万台,销售额7.5亿元,其中有63万台是河北移动的定制手机。

但是,这种合作关系十分脆弱。2011年10月,以恒信移动竞争对手中移鼎讯(河北定制手机的供应商之一)为基础组建而成的中国移动终端公司正式挂牌成立。按照李跃对旗下终端公司的定位,从2012年起,中移动终端部将会被撤销,移动的终端业务将完全实现公司化运营。

业内人士表示,这意味着中国移动的终端运营管理将从以往“按省运作的区域化模式”向“垂直管理的专业化模式”转变,可能对恒信移动形成不小的打击。终端成本降低意味着价格下降,此前恒信移动就因为此才导致了销售收入和利润的下降。

而对于坚瑞消防来说,显然更脆弱一些。在2011年中报中,移动下属企业突然从公司前五大销售客户名单中消失,这一变动直接影响公司第三季度净利润同比下降35.27%。只因移动客户的换血就导致全年亏损或成定局,可见其抵御风险能力之低。

对大多数寄生公司来讲,寄生于某一大公司的商业模式如同在刀尖上跳舞,随时都有溅血的危险。对于这一点,神州泰岳高层是心知肚明。他们也曾就此向外界表示,“如果移动不做飞信,对公司来说是灾难性的”。

事实上,这种“背靠大树好乘凉”的“寄生公司”,已在交通、电信、石化、电力、烟草和水利等行政垄断行业遍地生花,并通过关联交易来粉饰业绩的做法制造上市之风。

为此,财经评论人皮海洲表示,像神州泰岳、恒信移动这种寄生公司的独立性明显存在不足,如果发审委稍微能够从严把关一点,那么这样的公司要想上市只能是痴心妄想。

云彩店app官方版下载

天灵诀

航海日记

斩仙录OL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