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用通信电缆MHYBV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矿用通信电缆MHYBV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来电显示与号码隐藏的法律冲突

发布时间:2021-01-21 03:28:05 阅读: 来源:矿用通信电缆MHYBV厂家

“来电显示”业务已经成为广大电信用户熟知的一项业务,几乎成为运营商配置电话业务时一个最基础的组成部分,但同时基于对个人隐私安全的考虑,也有越来越多的用户在享受“来电显示”业务的同时,希望能有“号码隐藏”业务,目前已经有运营商适应这种需求,悄悄地推出了这项业务,并因此引发了一些纠纷。“来电显示”是主张“知情权”的用户的强烈诉求,“号码隐藏”又是要求“隐私权”的用户的必然主张,有人说:“我申请了‘来电显示’,你办理了‘号码隐藏’,那么我的电话上到底该不该显示你的电话号码?”这样一对自相矛盾的业务该何去何从?在现行法律法规及监管政策并不明晰的情况下,笔者试图从法理的角度对“来电显示”与“号码隐藏”业务背后的法律问题进行分析,并阐述个人对这一问题的观点。

全国首例“来电显示”侵权案始末

2004年8月,原告王卫宁将昆明电信公司告上法院,认为自己享有电话号码的使用权和支配权,在未经其同意的情况下,电信公司通过“来电显示”服务将其号码显示给他人,侵犯了其隐私权,要求判定被告负有侵权责任。受理此案的昆明市盘龙区法院经审理后认为:原告享有该号码的使用权、支配权;根据《云南省消费者权益保护条例》的相关规定:除法律、法规另有规定,经营者未经消费者同意,不得以任何理由向第三人披露消费者的个人信息。其中,个人信息即包括联系方式。因此,王卫宁对该电话号码享有隐私权。但法院同时认为,我国法律界一般将隐私权归属名誉权,并对侵害名誉权有明确规定,即必须有一定的方式、必须造成一定影响才构成侵权。本案中,原告始终无法提供“来电显示”侵权后果的具体证据;同时,“来电显示”是为了更好地实现沟通,符合公共利益需求,对社会发展具有明显的进步意义,按照公共利益高于个人利益的原则,原告王卫宁状告电信公司侵权的请求法院不予支持。法院据此作出判决:驳回王卫宁的诉讼请求。

“来电显示”与“号码隐藏”的法律冲突

上述案例揭示了“来电显示”业务所带来的一个法律问题:把电话号码显示给被叫方是否侵害了主叫人的权利。本案属侵权纠纷,但从电信合同的角度考虑同样具有启发意义。电信业务经营者与众多用户存在电信合同关系,其根据约定向某些用户提供“来电显示”服务,属履行其合同义务。但有些用户不愿意将其电话号码显示给通话对方。这样就将电信业务经营者置于两难境地:如果不向用户显示来电,则有违其与该用户的电信合同;如果向该用户履行来电显示义务,则有可能遭到另一不愿显示自己号码的电信合同用户的反对。如何协调这些利益冲突,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解决这一问题,就有必要回答以下两个问题。第一,来电显示业务的意义和价值何在;第二,电信业务经营者向被叫方显示来电号码是否违反了其依据与主叫方的电信合同所承担的通信信息保密义务。

“来电显示”与“号码隐藏”的法理分析

对于上述第一个问题的回答,应当坚持效益价值理念。笔者认为,“来电显示”业务作为有偿增值服务的一种,是电信业务经营者在电信科技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情况下向用户提供更全面的电信服务的重要表现。实践证明,“来电显示”业务给用户带来更多的方便,提高了通信质量,深受广大用户的欢迎,绝大多数电话用户尤其是手机用户都开通了此项业务,而且绝大多数用户不认为来电显示会有损主叫方的隐私权。云南电视台的一项民意测验显示,90%的观众认为来电显示不构成对隐私权的侵犯。因此,“来电显示”业务的开展对电信服务质量的提高和电信业的发展有重要价值与积极意义,符合效益理念,应当予以鼓励。

对于上述第二个问题的回答,关键是要回答电话的被叫方是否属于电信业务经营者所承担的不得向他人提供通信信息义务中的“他人”之列。笔者认为,在电信合同中,电信业务经营者负有对通信信息的保密义务,即除法律有规定外,不得向“他人”提供用户的通信内容、用户资料等信息。但对于电话的被叫方,则不能将之完全等同于“他人”。首先,被叫方作为通信内容接受方,通信内容对其无秘密可言;其次,被叫方基于其与电信业务经营者的电信合同,有权根据《电信条例》要求电信业务经营者打印通话详单,据此可知悉来电号码的信息。也就是说,电信用户即使不通过来电显示也能知悉来电号码。因此,来电显示服务并没有违反电信业务经营者向主叫方所承担的通信信息保密义务。

由上可见,“来电显示”服务并没有对主叫方的权利造成损害。因此上述案例判决结果是妥当的,尽管判决理由存在可斟酌之处。

“号码隐藏”业务不宜商业化推广

目前电信企业实践中出现了“号码隐藏”业务,电信业务业经营者可根据用户的要求,在被叫方的电话上不显示该用户的电话号码。查现行法律法规及监管政策,未见关于“号码隐藏”业务的有关规定。笔者认为,“号码隐藏”业务只能针对确有必要提供该项业务的特殊用户如政府高层领导,经审批程序方能办理,不宜商业化推广。那么电信业务经营者与特殊主叫用户约定“号码隐藏”,这种约定是否违反电信业务经营者与被叫用户业已存在的关于提供“来电显示”服务的约定呢?笔者认为,电信业务经营者只是在个别通话中基于主叫方的意思未提供来电显示,并没有一般的拒绝提供“来电显示”服务,不宜认定为违约行为。

“来电显示”与“号码隐藏”这两种不同的业务对运营商来说某种程度上可以看做是“矛”与“盾”的关系,作为电信监管部门,制定监管政策应当考虑公共利益,顺应主流的电信用户的消费需求,以及广大用户的消费习惯。如允许“号码隐藏”业务商业化推广,势必会导致“来电显示”业务失去其原有的功能与效用。

天神战无限金币水晶

香港皇家科技彩库宝典动漫

天战传奇手游

西楚霸业游戏